• WAP手机版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法律咨询

货运运输代理在转委托中有哪些风险?

时间:2019-10-17 18:04:09   作者:网络信息部   来源:商会内部   阅读:69   评论:0
内容摘要:物流企业在进行货物运输的时候,有时会将这个货物转委托给其他公司,但是不管是以公路运输、铁路运输还是航空运输的方式,有时因交通事故或其他原因,造成货物损失的,该如何赔偿?货运代理在转委托中可能存在哪些法律风险?下面以昆山A物流公司上诉案作简要分析。案情回放:2013年6月13日, ...
物流企业在进行货物运输的时候,有时会将这个货物转委托给其他公司,但是不管是以公路运输、铁路运输还是航空运输的方式,有时因交通事故或其他原因,造成货物损失的,该如何赔偿?货运代理在转委托中可能存在哪些法律风险?下面以昆山A物流公司上诉案作简要分析。

案情回放:

2013年613日, 昆山A物流公司承运GEA巴蒂尼奥热能技术(常熟)有限公司委托 昆山A物流公司的货物变频柜9件,文件一件,后 昆山A物流公司将上述货物转交他人运输,有人以张家港B货运公司名义与 昆山A物流公司签订《内陆运输协议》,2013614日,由驾驶员姚某驾驶实际运输的苏G×××××、苏G×××××重型半挂车在运输过程中发生事故,造成货损。中国平安财产保险公司北京分公司在赔付货主GEA巴蒂尼奥热能技术(常熟)有限公司的货损后,向 昆山A物流公司追偿。昆山市人民法院作出的(2015)昆商初字第02070号《民事判决书》已生效,该判决书判决 昆山A物流公司赔偿中国平安财产保险公司北京分公司损失426653.3元。昆山A物流公司在赔偿上述损失后,向一审法院起诉,请求张家港B货运公司支付 昆山A物流公司赔偿款426653.3元。

一审法院认为,双方的争议焦点为张家港B货运公司是否与 昆山A物流公司存在运输合同关系?根据双方提供的证据及证人的陈述,原告提供的《内陆运输协议》及其它证据上加盖的印章均不是张家港B货运公司备案的公章,这些证据并不如 昆山A物流公司所称能形成证据链,故无法确认双方存在运输合同关系这一事实。基于双方并不存在运输合同关系, 昆山A物流公司主张张家港B货运公司赔偿损失也不能成立,故 昆山A物流公司的诉讼请求不能成立,应予以驳回。一审判决:驳回 昆山A物流公司的诉讼请求。

 昆山A物流公司不服,提起上述。二审中,当事人围绕争议焦点提供证据,法院组织双方进行证据交换和质证。二审法院认为, 昆山A物流公司主张由张家港B货运公司承担运输中货损的赔偿责任,其应当提供基本证据证明其与张家港B货运公司之间存在货物运输合同关系。一方面, 昆山A物流公司主张与任某联系和签订合同,并认为任某系张家港B货运公司员工,有权代表其签订合同。但昆山A物流公司并未提供任何反映任某身份的相关证据,且对此张家港B货运公司也不予认可,故昆山A物流公司主张任某有权代表张家港B货运公司与其签订案涉运输合同,缺乏事实依据,本院不予采纳。另一方面, 昆山A物流公司在本案中提供的合同、运单、发货清单以及承诺书、通知函等文件中加盖的印章也并非张家港B货运公司备案公章,且 昆山A物流公司没有提供相应的证据证明该印章系张家港B货运公司实际使用。相反, 昆山A物流公司在二审中提供的运单,抬头为“无锡市港丰运输有限公司”,与其最相近的案外人无锡港丰运输有限公司工商信息中显示,该公司与任某存在关联性,但与张家港B货运公司无关。因此, 昆山A物流公司在签订案涉合同时,既无直接证据表明合同相对方为张家港B货运公司,又无充分的理由相信任某有权代表张家港B货运公司,其对于代理人的身份缺乏基本的审查,本院对其诉讼请求不予支持。

二审终审判决:昆山A物流公司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,应予驳回;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,适用法律正确,应予维持。


案情分析:


本案涉及的法律关系和索赔流程
代位追偿:


解决货物损失赔偿一般流程:物流运输的全程中,当货物在运输过程中发生损失时,如果货物投保了,货物利益人(一般就是运输合同的托运人)先向保险公司索赔,再由保险公司行使代位求偿权向责任人(如果没有第三人侵权,一般就是运输合同的承运人)追偿。责任人对保险公司赔偿之后,对转委托之后的实际承运人,再进行追偿;如所涉货物未投保、未足额投保,或货损在免赔额以内,或货物利益人认为货损远超过保险赔偿额,则可以依物流合同向责任人提出赔偿请求,责任人对保险公司赔偿之后,对转委托之后的实际承运人,再进行追偿。
本案中,巴蒂尼奥热能技术(常熟)有限公司委托昆山A物流公司的运输货物, 昆山A物流公司将上述货物转委托给张家港B货运公司。货物发生损失时,平安财产保险公司向巴蒂尼奥热能技术(常熟)有限公司赔偿损失后,向昆山A物流公司追偿,昆山A物流公司赔偿了保险公司后,再向张家港B货运公司追偿,但因任某用假公章对外以张家港B货运公司名义签订运输合同,昆山A物流公司对任某的身份缺乏基本的审查,最后法院没有支持昆山A物流公司,败诉告终,损失惨重。

风险提示:
物流企业为了降低经营成本或出于其他各种原因,会对客户的委托运输再进行转委托,这时,物流企业非常有必要对受托人的身份、责任履行能力、信誉等方面进行审查,避免“所托非人”。本案就是一个典型,要引起广大物流企业的重视。有些公司根本就只是个皮包公司,物流企业将货物交其转运之后毁损灭失了,甚至被其私吞了,损失很难追回,而物流企业却要承担对委托人的赔偿责任。物流企业与客户和转委托所签合同分别是背对背的合同,所适用的法律往往是不一样的,其豁免条款、赔偿责任限额及诉讼时效也是不一样的,致使物流企业常常得不到全部赔偿。

表见代理行为而引发的纠纷在物流行业也不少见,本案中, 昆山A物流公司主张与任某联系和签订合同,并认为任某系张家港B货运公司员工,有权代表其签订合同。但昆山A物流公司并未提供任何反映任某身份的相关证据,且对此张家港B货运公司也不予认可,故法院对昆山A物流公司的主张表见代理并没有支持。张家港B货运公司没有承担赔偿责任,对此,表示代理的风险也要引起企业重视。企业必须完善公司制度,对公章、合同章、财务专用章、企业证照、法人委托书等的使用要建立严格的制度,建议应由公司专人保管,如有他人需要使用时,可由负责保管使用人陪同。

现代物流企业面临的风险涉及的范围很广,本文仅从昆山A物流公司上诉案分析货物运输委托代理在转委托中存在的风险,后续笔者将通过典型案例中逐一分析,希望企业经营者更加重视加强内部管理,特别是合同规范管理,提高法律风险防范意识,使企业不断稳步发展壮大

 

 邱雪梅

  江苏辰海律师事务所

2019.9.4

本文案例来源于中国裁判文书网,案号:(2018)苏05民终329



以上内容由律师邱雪梅提供。


邱雪梅于2008年毕业于江西财经大学,法学硕士,现就职于江苏辰海律师事务所,主要业务方向:

知识产权方面:商标申请、版权、软著登记、商标版权诉讼纠纷等;

保险法律方面:为投保人、被保险人、保险公司等提供的法律服务;

企业法律方面:公司的设立、变更、股权设计、股权转让、合同编审、劳动人事、风险防控、合同纠纷、债务纠纷等。恪守“受人之托,忠人之事”的原则,以严谨的工作态度,提高客户满意度。邱雪梅律师联系方式15262481865



苏州市现代物流业商会秘书处

地址:苏州市姑苏区虎池路85号旺思楼5楼

电话:051268020216


苏州物流 物流专线查询 苏州货运 物流企业 苏州至广州专线



相关评论
商会QQ交流群:207792793    技术维护 QQ:103467(商会秘书处网络信息部) 苏ICP备15048345号 网站建设